笔趣阁 > 穿越军史 > 从百姓到帝王 > 17、不知道是谁救的

17、不知道是谁救的

天擦亮,就有人敲开了陈清的房门,张竹带着几个差人堵在了门口。

双方照面还未说话,那差人便要拿陈清,陈清当然不从,这是别人的地盘,抓去一通打怕是要丢性命。

“慢着!你们想做什么!”陈清大吼,镇住场面。

差人这时亮出一块木牌,上面写了个令字:“张竹揭发你拦路抢劫、私闯民宅,现奉司寇之命拿你归案。”

没有找白虎堂,而是找差役,这张竹倒是个聪明人,陈清算错一步棋。如果和差役走,肯定没有什么好结果,但是违令怕是要被通缉,都是对方人,自己没有喉舌,寸步难行。

差人见陈清未动,上前捉拿。

陈清醒悟过来,摆脱差役,向后跑,翻过窗户,从昨晚的墙惯性爬出。留下一句:“张老板,今日匆匆一别,下次见面必当重谢。”

差役反应过来去追,那面高墙却是拦住了去路。

张竹脑门冒汗,很怕陈清会报复他。

“老爷,老爷。白虎堂来信,邱礼被人救走了!”一个下人匆忙过来禀告。

白老虎气的将看门的两人连踢数脚。

心情烦闷时,在想是不是陈清救的,昨日敢得罪他们,肯定是为了分散注意力。

“白老虎,白老虎,不好了!”张竹慌慌张张跑到白虎堂。

“你那边又怎么了。”一个一个的坏消息,让白老虎很烦听到“不好了”三个字。

“昨日我撞见惹你的那小子,诱他回我家,今日想让差人抓他判个罪名,谁知被他跑了。白老虎,你最近可得派兄弟保护我,不然被他报复,怕是要杀了我。”张竹很怕陈清的保护,能从巷子截他,下次就不知道会在哪杀他。

“他昨晚在你家?”白老虎刚刚还想是不是陈清救的,现在可以否定了,那么救邱礼的另有他人。

“是的,我知道他的身份后,当然不能让他轻易的跑了,假装怕他,带他回家好生看着。”张竹的势力并不强,遇到歹人只能请求白老虎的帮忙。

“好,我派两人跟着你就是。现在邱礼怎么办,赵公子问起来,如何应对。”张竹的事好解决,白老虎的事可不好说。

“赶紧派人去追呀,他一个病书生能跑多远。”

“已经派人追了。”

就在两人急着邱礼的事时,城里的春晚楼起火了,还是大火。

楼里的人纷纷外逃,霜儿的门此时被迫打开,摇钱树可不能烧死。

但火实在太大,楼里烟雾缭绕的。

陈清蒙着一块湿毛巾,在烟雾中看到了天字一号房出来的女人,冲过去把那护卫打晕,然后拉着霜儿从窗户跑出。

楼下放着一马车稻草,将霜儿硬扔向马车,丝毫不懂怜香惜玉,然后自己跳下高楼。

坐好后,问道:“有没有受伤。”

从二楼的位置扔下来,没受伤也给吓住了,霜儿良久才回过神:“还..好。”

“用草盖住自己,我带你出城。”陈清驾着马,对霜儿说道。

到现在为止,陈清还没有详细见过霜儿,不晓得这个美女到底有多美,他只知道要趁通缉令没出来前,驾车跑出城门。

临近东门,前面有一架眼熟的马车,那个车夫站在路中间,伸手拦住了陈清。

“上车吧,你这样是出不去的。”

“我为什么要相信你。”陈清与对方并不熟悉。

“主子赏识你,想和你交个朋友,你进西源郡后,我们便监视着你的一举一动,要害你,随时都可以。”对方为了打消陈清的顾虑,将那个邱老的盒子亮了出来。

陈清看这情况,便信了,说道:“我车上还有个女人,她才是关键。

“抱上车。”

陈清转身对盖在稻草里的霜儿说道:“姑娘,委屈你了。”

“无妨,都被扔过了。”霜儿还在被扔的恐惧中。

陈清麻利的连草带人一起抱上了马车。

上得马车,陈清看见了那赵国主子,竟然是女扮男装,陈清没想去拆穿,说道:“前些日子有些唐突,还请见谅。”

“赵国刚刚建立,正缺人才,想你这样智勇双全的人,深得我心,不知能否到赵国替我做事。”

“一介匹夫,不想参与国事,能得公子赏识,实属荣幸。”陈清还不想被官家束缚。

见陈清拒绝,这位公子也不生气,转而问道:“春晚楼的火,你是怎么放的,都没见你行动”

“你想学?”陈清反问。

“倒是有几分好奇。”

“那教了你以后,我们算扯平。”

“呵呵呵,你太会打算盘了。”

陈清继续卖关子:“没你们救,我也能出来,只是麻烦一点而已,你既然派人盯了我,肯定知道。”

公子见陈清这般说话,不由的拍起了手:“说不过你,说不过你,接受你的条件。怎么放火的。”

陈清拱手以礼:“屋檐下有个鸟巢,我将火引绑在下面,在火引的下方洒了一些灯油。冬日的鸟不会出巢,但巢边的食物会吃,我以食物作活结点,鸟一吃,火引下坠。”

陈清做了一个冒火的手势:“冬天有雪,却干燥,火能烧过梁,带着春晚楼里的那些挂装的布幔一起烧,浓烟滚滚,其实火势并不大。”

公子听后,拍手叫好:“怎么看你都不像是一个铁匠,你究竟是做什么的。”

此时如果有烟,陈清肯定会长吸一口,然后烟从嘴里慢慢冒出,嚣张的说道:“可以的话,我希望别人叫我,游侠。”

咚!咚!

“主人,到了。”

陈清掀开布帘,看看窗外,的确是西源郡东郊,旁边有一辆藤面马车。

陈清带着霜儿下车,这时陈清才发现,霜儿的面容娟秀,水目汪汪,简直就是理想的初恋面容。

兄弟的女人,陈清没有非分之想,下了马车,邱礼正在此相迎。

这边是团圆了,张竹那边炸开了锅,邱礼不见了,霜儿也不见了,这事根本不敢让赵公子知道,只好让白虎堂的人分散在城里搜了个底朝天,还不见人影。

无可奈何下,向赵公子禀告,却又不知道如何将整个事件串联起来,这邱礼到底是谁救的,霜儿又是谁?在张竹屋里睡了一晚的人又是谁?

最新小说: 我被困在同一天五百年 相爷夫人又作妖 王瑞自传 这名玩家超强却以德服人 重生九零:食神空间有点钱 剑武乾坤动星辰 罗布泊之咒第五季 我要做圣皇 网游之神箭修罗 全球登录时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