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武侠修真 > 沧海神剑 > 第七百一十五章 张正陵与玉先凤(其三)

第七百一十五章 张正陵与玉先凤(其三)

见了那玉先凤,张正陵心底的一种莫名情愫,又忽而生起,一如一摊波澜不惊的死水,随她这阵清风泛起了美妙的涟漪。

他还未从这位“朋友”的死的悲痛之中摆脱,这般突如其来的久别重逢,着实令他吃惊不小。他用干涩、悲恸的嗓音说道:“玉……玉阁主……”

张正陵面带一丝苦笑,心里的那朵涟漪只短暂地波动了一下,就又被理智和现实压制了下去。那一句几乎快要脱口而出的“仙女姐姐”,也被他悄无声息地咽了回去。

此般再见,竟是以这样一种方式,这样一个地方,总令他感觉置身梦一般的幻境里。梦醒来,便是愁肠百结。

玉先凤微垂着眼帘,凝视着床榻之上,那个咽气的人,轻轻叹了口气,转而对张正陵浅浅一笑,说道:“呦,真是好久不见啊……小正子……”

那一声“小正子”本是平淡无奇,却只教张正陵有种酸楚的感觉。只不知怎么回事,这个正一门堂堂而立的第二代传人,竟然有一瞬间像个小男孩一样渴望抚慰。

他几乎是哽咽道:“好久不见……玉阁主……”

张正陵定了定心神,轻轻吐出一口气,问道:“这里太危险,玉阁主又是怎么到这里来的?”

玉先凤嘴角微微上翘,说道:“小正子啊,你都快三十岁了,怎么疏忽大意得好像是一个孩子?”

闻言,张正陵的脸不由得一热,有些害臊地扭开脸,苦笑了两声。

她接着道:“你胆子也太大了。别忘了,你现在是深入敌后,正在进行潜伏任务。因为一时动情,便跟一个敌寇敞开心扉,若是隔墙有耳,岂不是暴露身份,陷自己于不利境地?”

玉先凤言之凿凿,着实令张正陵无话可说。虽然自己有一肚子苦水想要找人倾诉,但因时而异,此刻他又怎么能像老友相聚一般,喝酒畅聊呢?

张正陵喟然长叹,心里既悲伤又困惑。一个人能忍受的苦楚,究竟怎样才算是极限?怎样才能有尽头?

玉先凤见他哭丧着一张脸,便拍了拍他的肩膀,像一个性子爽朗大姐姐一般,语重心长道:“年轻人,你现在似乎很迷茫……”

张正陵苦笑道:“非常……迷茫……”

玉先凤大拇指朝外比划了一下,笑道:“我们就不叨扰逝者了,先出去,让阿……阿……让姐姐为你排忧解难!”

那一句“阿姨”,还是教玉先凤给咽了回去--可不能把自己说老了吧?

张正陵狐疑不解地跟在她身后。对于这个女子,他向来有很多疑惑。她就像是被迷雾笼罩的风信子,成了其中一个令人着迷的谜底。

她究竟有多大了?为什么会是这样一副怪异的面容?又为什么过了十几年之后,青春依旧?莫非她真的不老,真的是一个魅人的妖怪吗?

带着疑惑,张正陵随她走出故者的营帐,却见到了惊奇的一幕。

只见整个魔教营地的人马,全部陷入了一种嗔痴的状态。有的倒地呼呼大睡,有的呆怔地坐在那里。整个时空好像静止了。

若不是烧烤的火焰还在跳动,张正陵恐怕真的会以为时间停止了。

他驻足停留,为玉先凤的明目张胆深感诧异,狐疑道:“你……你是怎么进来的?”

玉先凤哼哼一笑,说道:“我当然是走进来的啊?难不成飞吗?”

张正陵跟在她身后,喟叹道:“见到这样一幅场景,我真的怀疑你就是飞进来的。不然他们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?”

玉先凤掩唇一笑,略带嗔意道:“我又不是花蝴蝶,怎的能飞?”

张正陵笑了起来,说道:“那为何他们不阻拦你?”

玉先凤悠然一笑,说道:“那是因为我给他们施了一点小诡计……”

“什么诡计?”张正陵问道。

玉先凤卖了个关子,说道:“这是我压箱底的东西,可不告诉你!”

张正陵只哭笑不得。她的年龄恐怕已经很大了,但她的容貌和心性,却还有这那么一点可爱的孩子气。

她犹如阳春三月的白雪,寒冬岁末的隐雷,只给人一种跳脱的神秘感。那种与周围一切都格格不入的突兀,只教人好奇又着迷。

这个魔教的临时营地,只有大概不到百十余人,可他们就这么众目睽睽之下,大摇大摆走了出去,一直走到临近山麓的溪流边。

有了前车之鉴,张正陵有些担忧地看了看玉先凤,问道:“这……这不会有事吧?我们可是明目张胆地从他们面前走过去的!”

玉先凤拍了拍河边的草地,笑盈盈地对他说道:“坐下来,站着干什么,显得你个头比我高么?”

张正陵将信将疑,寻了她身边一个恰到好处的位置,盘腿而坐,双手不自觉地交叠在一块,手指形成了一个道家常见的掌诀。这一姿势,正是正一门基本的打坐练气的功夫。

他从内里隐隐提气,贯通全身,以防不时之需。

玉先凤见了,微微撇嘴,说道:“跟我在一起,就这么没有安全感吗?”

张正陵顿时脸上一热,只不知道是自己多心了,只感觉她话里有话,环环相扣,教人迷惘。

他与她保持着非常微妙的距离,不远也不近,尴尬笑了笑,说道:“玉阁主莫怪,在下只是习惯了,一坐下便会情不自禁想要练气起来……”

玉先凤胳膊支在蜷曲的腿上,素手托着香腮,双眼就这么看着他,好像要把他看清楚似的。

张正陵在心里念叨了几遍道家的祖师爷,求他们庇佑。可就算如此,面对她不经意间的举动,却依旧还是心猿意马、魂不守舍。

在他看来,这个姑娘简直快要成了妖精。迷人又危险的小妖精。或许她真的就是一只小妖精?

或许是发觉了张正陵的窘态,玉先凤咯咯娇笑了起来,说道:“你这个人真是没趣……”

张正陵忽然心中一悸,只是被她以这般言语看着、目光注视着,便感觉浑身火辣辣的。他感觉自己快要崩溃,就连呼吸都快要停滞。

回想起这一晚,张正陵始终觉得是他这一辈子最难熬的时刻。他可以独自在正一门后山苦苦思索,也可以面对任何一个武林高手。但是他们从来都没有像这位姑娘一般,给他一种莫名其妙的压迫感。

他并不太懂其中的意味和情感。虽然已经快三十岁了,可他依旧对男女情事一窍不通。在他以往的日子里,恐怕除了“求道”,便是“悟道”或者“寻道”。他的生命里,从来没有出现过一个姑娘。

正一门封闭的后山,便是他命中注定的修道场。他本就是一个出家人,又何须染惹凡尘?可她的出现,偏偏像是心中刺、掌中痣,成了他一个解不开的死结。

在此期间,他们只不过潦草见过数面,就连攀谈都没有机会,又何来的情呢?

张正陵只感觉自己被戏耍了,被她巧妙的言语,还有那明察秋毫的双眸给戏耍了。他本就是一个该清心寡欲的修道之人,自己又为何会为这类事情烦恼呢?她又为何要出言逗弄于他?

一这么想,张正陵又突然觉得自己太过狭隘。

人往往是经常会错他人意的。她大可说来无意,可自己为何偏偏感觉有一丝情、一分意在里面?这难道不是自己的狭隘与自负吗?

自己修的是什么道?

修道便是修心。可他此刻因为一些外物的表象就赋予其不同的意义,岂不是愧对自己身为正一门人的本则?

如此一来,他便坦然了,只微微苦笑了一下,不经意轻叹一声,悄若林间晚风。

玉先凤这么看他一阵,便像个耍赖的顽童一般笑了起来,说道:“你这个人真是无趣……”

这一次,张正陵坦然承认。

“我确实挺无趣的……”

只是不想,玉先凤却说道:“你叫我什么玉阁主、玉阁主的,倒是好像刻意为之。我很早以前不是说了吗,你莫要叫我玉阁主。”

听她这么说,张正陵忽然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,一个记忆像是闪电一般划过脑海。

在大概十五年前的正一门,他们初见之时,年少情迷的张正陵只见了玉先凤一面,便忍不住叫她“仙女姐姐”。

那是张正陵正值年少,大可以口无遮拦。现在快要三十岁的张正陵,还能像以往那样,坦率地表露出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吗?

是世事烦扰,让他变了心智,还是他自己否认了从前的自己?

此般想起从前,却还像是昨日光景一般,近在咫尺,栩栩如生。亦如今晚他们同坐在草地上。只是他再也不能开口叫她“仙女姐姐”,或者因为一时鬼迷心窍便抓住她的手撒娇。

小孩子习惯性的撒娇,那是他们独有的特权。成年人的世界只有奸诈与算计,他们需要小心翼翼,才不会落入别人的陷阱。张正陵如是想。

这个杀机暗藏的江湖,正在不知不觉改变一个人。人们再也无法像从前那样坦诚相待。

最新小说: 我被困在同一天五百年 相爷夫人又作妖 王瑞自传 这名玩家超强却以德服人 重生九零:食神空间有点钱 剑武乾坤动星辰 罗布泊之咒第五季 我要做圣皇 网游之神箭修罗 全球登录时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