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武侠修真 > 我有一棵大道树 > 第197章 彼岸花开,后土出世

第197章 彼岸花开,后土出世

“原来如此。”十殿阎罗皆是面露焕然,望着那只剩花骨朵的彼岸花,眼中有炽热光芒闪烁。

他们巫族的圣人,终于要出世了。

如此一来,有圣人守护的冥界,六圣也无法插手,即便那地藏,已将冥府三成魂魄收往华莲净土,也终究敌不过不过一位圣人。

只要后土出来,翻手间可将地藏收服。

甚至凭借后土之能,或许可以从六道轮回中拉取出共工的记忆来,让地藏与他们兄弟重逢,所以,他们对于此事怎能不激动。

那花静静的立在忘川河边,其内力量越来越玄奥,在场众人皆是感受到了不凡。

伯邑考盯着那花,隐隐的,他竟感觉那花似在孕育一片世界,只是那花中世界太小,甚至连二十四诸天任何一天的五分之一都不到。

缓缓的,似在证实伯邑考想法的真实性,那花终于在十殿阎罗期待的目光下,缓缓盛开来。

其花形如龙爪,捧爪供起中间的花蕾,颇显神异。

“果然,彼岸花开,一花一世界。”

瞧着那盛开的彼岸花,伯邑考喃喃点头。

花开,本在眼前,十殿阎罗却只觉得其距离自己一个世界那么遥远,在另一端的彼岸,无法触及。

而也在彼岸花开的瞬间,忘川河中有异象生,似冥界玄奥,尽聚与此,甚至六道轮回,亦生了变化,降下一道力量来,涌入了河中。

奈何桥边的河水沸腾,一绝妙女子,身披法则衣裳,自河中冲出,那女子正是这一切异象的中心。

睁眸,即便是十二祖巫中,最为善良温柔的后土,此刻被封印无数载,心中也难免怒气。

只见她收了异象,眸子瞧出了冥界外,朝着洪荒西边,口中怒喝:“西方二圣,这份因果,后土记下了,迟早,要让你们百倍奉还。”

在那西方灵山,只在彼岸花开的瞬间,准提接引二人已经感受到了,皆是皱眉。

准提:“师兄,那彼岸花不是自天地初开时,已经失了根基,无法开花了吗,我等这才用它来封印了后土,如今怎地花开,那后土出来,冥界之事怕是插手不了了。”

接引亦是不解,无奈叹息:“唉,我也不知此间有何事生,竟令这两朵彼岸花开,如今冥府之事无法插手倒还是小,怕是那后土不肯轻易罢休,我西方终究欠下了她的因果。”

二圣久久不语,端坐在灵山上,苦苦不得解,那彼岸花为何开放。

而在奈何桥边,在彼岸花开,后土出了忘川河时,孟婆终于明白了自己为何那么期待那花开。

“原来如此,也该回归本体去了。”孟婆展眉一笑,满脸的皱纹竟缓缓散去,露出一张与那后土无异的精致脸庞,一步跨出,朝后土而去。

“道友,别来无恙。”临了后土跟前,孟婆脸上带笑,拱手一礼。

“你我本是一体,何须如此。”后土见是孟婆,答道。

“如今道友已经脱困,孟婆也该回归本体了。”孟婆言。

“嗯,当如此。”点点头,只见后土展开顶上三花,孟婆入了其中一朵,只见得后土在孟婆归来本体时,气息再次一变,晓得更加圆润饱满了,似抬手,可掌万物生死,立天地轮回。

伸手抓了两朵彼岸花来,拿在手中,后天自语:“这花内有小世界,炼制一番,倒是两件了不得的法宝,可使我实力增强不少。”

后土乃是巫族,本没有元神,无法使用法宝,后来身化轮回,得了滔天功德,天道为其塑造了元神,重练了圣躯,只可惜,其自天地间得到的唯一一件先天灵宝化作了十八层地狱,如今已经无甚法宝可用。

有此两朵彼岸花,倒是正好可让她炼制成法宝。

收了彼岸花,后土这才来了忘川河边。

伯邑考只见得,其一身法则仙衣衬托出圣洁之躯,美妙不可侵犯,虽没有依瑶的那种仙灵之气,却另外透露出威严与神圣,有圣威自在显现。

但矛盾的是,待其将怒气收起,向十殿阎罗这边走来时,其脸上分明写满了善良与温柔,依旧是那个十二祖巫中,最小的后土妹妹,一身圣威也逐渐的消失不见。

“后土妹妹,你终于出来了!”十殿阎罗皆是激动,见后土过来,宋帝王如此言道。

“是的,诸位兄长,后土回来了,这一次,我巫族不会再输,只可惜,本该是并肩作战的妖族,当初因圣人愚弄,被我等当做敌人,妖族天庭覆灭,否则我等胜算更大。”后土捏了拳头。

作为天道圣人,她要为了天道而战,而且她相信,她并非独自一人,除了巫族,那同样被逼出洪荒天地的魔祖罗睺,也定会在最关键的时候领魔界众生而来。

即便他不为了天道,也定会为了当初被鸿钧逼退的耻辱而战。

十殿阎罗皆是慎重点头。

“小妹容后再与各位兄长叙旧,此刻却要见见这几位客人。”后土没有与十殿阎罗过多叙旧,毕竟救了自己出来之人,还在一旁等候,她不能失了礼仪,让别人久等。

而且,她也记得,那人催生彼岸花前,曾与孟婆言过,彼岸花开,要问她讨要一样东西。

来到伯邑考五人跟前,打量了众人,望着依瑶时,微微皱眉,不过还是先与伯邑考拱手致谢,道:“后土谢过道友搭救之恩,道友所需何物,只要言来,后土定不敢推辞。”

伯邑考亦是拱手回礼,微笑言道:“后土圣人不必如此,我乃人族西岐之地周吴王,日前本王父亲身死,本王想来冥界瞧瞧我父是否在此安好,想与诸位阎罗替我父亲寻得一丝照抚,顺便替天帝昊天来问后天圣人讨回额间那块帝印。”

“额!原是如此。”后土伸手,在额间一抹,一块四御帝印瞬间显出,落在手中。。

“哼,鸿钧倒是好手段,将帝印一分为五,夺了天帝权利,只是那昊天,被鸿钧掐断了传承,没有继承帝王之道,甚至做了鸿钧童子,帝印给了他怕是也无用吧。”

在伯邑考等人面前说出此话,是因为后土觉得这几人该当不属于鸿钧阵营,如若不然,就不会救她出来了。

最新小说: 我被困在同一天五百年 相爷夫人又作妖 王瑞自传 这名玩家超强却以德服人 重生九零:食神空间有点钱 剑武乾坤动星辰 罗布泊之咒第五季 我要做圣皇 网游之神箭修罗 全球登录时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