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骷髅幻戏图 > 119、番外(五)

119、番外(五)

初见李邺时,他虽然已经十二岁,却又瘦又小,乍看起来像个七八岁的小孩。他的脸蛋脏脏,穿着破烂的衣裳,翠绿色的眼睛在那张皮包骨的脸颊上那般醒目。眼睛里没多少神采,静的如同一潭死水。

李稣看着他被人叫了过去,有人把一杯倒的满满的酒水重重的砸在他的面前,大声的嚷嚷着什么,随后又拍出了一张的钱币,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。

李邺还是很安静,面对周围人的起哄,他甚至连一丝的表情变化也未曾有过。沉默的走到桌边,沉默的端起酒杯,像喝水那样,咕咚咕咚的把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。

这酒李稣喝过,说是酒水,倒更像是工业酒精兑的白水,入口极辣极苦,只有最糟糕的酒鬼,才会点这种玩意儿。

小孩一口气把酒水喝了个精光,苍白的脸颊上浮起了一层不正常的红晕,绿色的漂亮的好像翡翠般的眼睛里被水光晕染,他把杯子放回了原地,伸手拿起了钱,却没有要走的意思。

给酒喝的男人见状大笑起来,伸手重重的在小孩后背梦的拍了几下,说了几句什么,酒保便又端上来好几杯酒。

周遭人哄笑着,似乎对这样的情形习以为常,小孩再次伸手,握住了酒杯,那杯子和他的脑袋差不多大,里面盛满了透明的液体,他用双手捧着,慢慢的放到了嘴边……

李邺没有再看下去,他站了起来,走到了小孩面前。

“喂,小孩。”他用着生涩的俄罗斯语和小孩说了第一句话。

小孩扭过头,面无表情的看着他。

“别喝了。”李稣说。

小孩没理他,被李稣抓着的纤细的手,想要甩开李稣的桎梏。可是这力气这么小,怎么能从一个大人的手里挣脱开来,就像一只在命运里挣扎的虫子。

旁边的人也开始说话,声音最大的那个,是请李邺喝酒的混蛋。辱骂的话语倾斜而出,伴随着越来越焦躁的气氛,他终于忍不住对着李稣伸出了手……

李稣露出狞笑,用中文狠狠的骂了句:“滚——”

这是李稣在俄罗斯打的第一场架,虽然受了点小伤,但还是赢了。

打架的全程里,那个小孩就站在角落,一言不发的看着。他不太害怕,也没有什么感动的情绪,冷漠的好像个看着无趣话剧的旁观者,李稣把人打趴下后,擦着嘴角的血走到了他的面前,半蹲下来,叫他:“小孩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小孩不语。

“喂,我问你,你叫什么名字。”李稣掐住了小孩的脸,不满的啧了声——果然没什么肉。

小孩不应声,沉默盯着他。

“小孩。”李稣说,“我问你话呢。”

小孩盯着眼前的漂亮男人,和俄罗斯人的粗犷不同,眼前的东方男人漂亮的像个精致的玩偶,他的头发是少见的白色,眼眸在黑暗里有些看不清,雪白的肌肤上因为刚才的打斗多了些碍眼的伤痕。他本来以为这人会被轻易的打趴下,可谁知道,他却干翻了那个比他高一个头的大汉……

李稣正在问着,店主骂骂咧咧的走到了李稣身后,李稣听到声音,朝着身后冷漠的瞪了一眼,原本打算反难的店主立马闭了嘴。

可不对李稣发难,却意味着他得把怒火发到别的地方,于是店主转移目标,用恶狠狠的眼神盯着瘦弱的小孩。虽然一句话也没说,但李稣完全能想象到,他走后会遭遇的事。

李稣没有再问,直起了身。

小孩大概是以为他要走了,看了自家老板一眼,又看了他一眼,依旧没说话,忽的张开嘴巴,生气的朝着他吐了口口水。

李稣倒是第一次从他的脸上见到别的表情,他想起了什么,倏地笑了:“小孩,你爸妈呢?”

“死了。”他回答。

“你就一个人?”李稣问。

小孩点头。

“那你和我走吧。”李稣说,“去中国……我也……一个人。”

似乎没能理解他话语的含义,小孩用疑惑的眼神盯着他,李稣也没有再说什么,弯下腰直接把他抱了起来。

果然很轻,身上一点肉都没有,李稣抱着他,像是抱着个骨头架子。在酒吧老板畏惧又愤怒的咒骂声中,李稣抱着小孩和自己的朋友们溜之大吉。

这次他是来俄罗斯执行任务的,任务还没做完,先捡了个孩子。李稣让人查了小孩的背景,果然和他想的差不多,小孩父母早亡,寄人篱下。俄罗斯的社会治安可比国内差多了,常年有人死于各种谋杀和意外,小孩没了父母,只能被亲戚养着,可惜那亲戚的经济条件也不怎么样,所以最后小孩才沦落到了去酒吧混口饭吃的地步。

李稣不是个喜欢打抱不平的人,他在这个小孩身上,看见了自己的影子。

“如果我活着回来了,你愿意和我一起回去吗?”出任务之前,李稣把小孩留在了酒店里,他摸着他的脑袋给出了承诺,“我可以带你去中国,养着你直到成年……”

小孩没有说好,也没说不好,睁着那双绿色的眼睛,沉默的的看着李稣。

因为怕发生意外,离开之前李稣把自己身上带着的所有的钱都给了他,让他在酒店等着自己,这钱不算太多,但足以支撑很长一段时间。

在之前,活着对于李稣而言,不是一件太值得期待的事,可这一次却有了微妙的变化。

活着归来,李稣办完手续,带着小孩离开了俄罗斯。

到了中国,他才知道小孩的俄罗斯名字叫做伊万,不过这个名字已经不适用了,他给他了起了另外一个中国姓名——李邺。

李是跟他姓的,邺是李稣的老家地名,这个名字承载了某些李稣害怕忘记的东西。

李邺渐渐长大,来到中国的他好像一颗被移植到肥沃土地的树苗,肆意的生长。

不过几年时间,他便已经生的比李稣还要高。俄罗斯的血统给了他一张俊美的西方面容,那双翡翠般的绿眼睛颜色越来越深,像湖水般让人难以捉摸。

李稣以为自己是懂李邺的,直到他在基地记录者的名字上,看到了李邺的姓名。

那是两人第一次爆发激烈的冲突,李稣将李邺视若己出,把李邺当做亲弟弟对待,自然没人会想看着自己的弟弟去送死。

“你到底在想什么,你想过我没有?”李稣说,“你就好好的上学,好好的长大,以后娶个老婆……生个孩子……”

李邺说:“我不要。”

李稣道:“那你要什么?”

李稣不说话,静静的盯着他,那眼神李稣从未见过,一时间让他有些慌乱。

“你……”李稣还想说什么,李邺却已经转身走了,看着他的背影,李稣露出苦笑。

李稣曾经拥有过很多东西,现在的他却一无所有,唯有拥有的李邺,如同握住的沙,随时会从指缝里溜走。

记录者的死亡率,基地里的人都很清楚。做这一份职业的,大部分都是缺钱缺的厉害的亡命之徒。李稣不敢去想未来,他或许从来不曾拥有过这种东西。

李稣知道李邺不会听从自己的话,他选择了放弃。

天气不错,李稣坐在阳台小憩,他好像睡着了又好像没有睡着,朦胧之中感到一个黑色的影子停在了自己面前,遮住了阳光。嘴边落在了一片轻柔的羽毛,把他从迷蒙的睡梦中唤醒,李稣睁开眼,看到了李邺。

“怎么回来了。”李稣含糊的问着,他记得李邺出任务去了,说是下个月才能回来。

李邺说:“回来了。”他扭头看了眼窗外,“怎么在晒太阳。”

“阴天嘛。”李稣说,“稍微晒一晒,也没事。”

李邺抬手,捋开了李稣额前的发丝,他看着李稣慵懒的神情,绿眸里常有的冷意褪去许多,浮起一点暖色的光华。

“没受伤吧?”李稣问他。

“没有。”李邺回答。

李稣上下打量了他一番,歪了歪头:“你怎么好像又长高了。”

李邺在李稣面前站的笔直,面对他的问题,垂了眼眸:“我有礼物要给你。”

李稣一愣:“什么?”

李邺把手伸进了口袋,片刻后,从里面取出了两样东西。

他摊开手掌,东西就放在手心里,李稣抬眸看去,看到了他手心中一黑一白的两枚骰子。

这骰子李稣再熟悉不过,正是监视者身份的象征——只有成了为监视者,才有资格拥有这样的东西。

“你——”李稣直起了腰,满目愕然。

“我没什么想要的。”李邺缓声道,“我只想陪着你。”

不做作为累赘,而是作为依靠。

李稣哑然,盯着李邺手中的骰子许久未曾说话。从记录者变成监视者,其中要经历的危险不足为道,这简直是万里挑一的奇迹。

不,或许从一开始,他们的相遇就是奇迹。

“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。”李邺低声道,“好不好?”

李稣看着他李邺背光的面容,听到了自己沙哑的不像样的声音:“好。”

最新小说: 该死的重生是你逼我的 步步成婚 恶魔深渊 林炎柳幕妍 急品小师妹 农门仙途 娇娇女被九叔宠野了 仙人来此 平平无奇小神农 九零年代艺术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