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穿越军史 > 盛世大隋 > 第二百三十三章 各不同

第二百三十三章 各不同

“大将军,你不能这样啊,这怎么可以。要知道那个人可是犯了谋逆大罪,怎么能把这么重要的事交给他。”

“这件事非他不行,你莫要说了。你要是实在闲着没事做,就回京都去。京都那里还有一些事没做,你去正合适。”

“大将军你不能这样啊,你怎么能这样。我这个人你还是知道的。我说那些话就是担心,想着不能……是吧。我不走,怎样都是不会有的。”

执着,莫名的执着。

看着那份倔强的眼神,窦荣定不由的觉得好笑,这个孩子还真是的,怎么这样。不过是一件小事,何至于此。

“你想待着,你就好好待着。那些事不需要管,该干嘛干嘛去。”

“可是,我……”

“他,我是知道的,你啊,说到底还是太年轻了。等你再长大一些,就会明白当年的那件事并不是你想的那样。有些事,我不是不告诉你,是不能告诉你。你啊,瞎操心,真的是瞎操心。”

“叔,我不是瞎操心,我是替你担心,是替圣上担心。大隋的江山不稳定,这你是知道的,我们怎么能……”

“出去吧,你要是没什么事,就出去,这里不是你应该待的地方。”

“叔,你怎么这样啊!”

“我真的不明白,你的这些想法都是从哪里来的。大隋的江山稳不稳,和你有什么关系。咱们家未来会怎样,自有我还有你父亲操心。你的话只需要读好书,练好武,剩下的就不要操心了。你的事我知道,你那样做的原因是什么,我也明白。有些事不能着急,着急也没用。现在还没到那一步,你做什么都是白费。”

“怎么能是白费呢,叔。陛下现在虽然春秋鼎盛,但百年后的事还是要考虑的。周室为什么会三世而亡,说到底就是没有安排好继承人。眼下陛下的几位皇子都已经成年,也时候到了……”

“打住,你赶紧给我打住。”

还没等这人把话说完,窦荣定就紧忙站了起来。

“什么话能说,什么话不能说,你心里不清楚吗?那些话事你能说的,你要是不想活了,就赶紧找个地方自我了断去。不要搭上家里人,晓得不。”

说到最后,这窦荣定是越说越生气,就差没有大巴掌扇人了。

也是,你听听这说的是什么话。

皇位传承,那是一般人能随便议论的。

这些话要是让有些人听到了,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。

祸从口出,祸从……有时候,一个不留神,就会着了别人的道。

做人做事,还是要留几个心眼,还是要……

那人小声的嘟囔道:“有那么严重吗?”

或许是被窦荣定的气势所迫,这人这时底气不由的就小了几分。

“有那么严重吗?”

说着,窦荣定抬起手就是一巴掌。

这一巴掌倒也不轻。只见那人直接就倒在了地上,嘴角边不由的出现一道血印。

“有那么严重吗?你平时看不清状况,胡搞乱搞,我也就不说什么。可在这种事上,也是能随便的。我看你是真的……皇位传承,岂能随便议论。古往今来,不知有多少豪门家族,都是因为在这件事上没……最后才落得那样一个结局。咱们窦家是外戚,不知有多少眼睛在看着。出去后,你最好给我长个记性,不要再疯言疯语。”

“我知道了,叔。”

真的是有被吓到了。他还是第一次看到窦荣定这样,第一次被这样对待。

以前不管他做了什么,就算是在京都的大路上骑马把人撞了,窦荣定都不会生气,都会笑呵呵的说上一句。

“这个孩子真是的,未免太嚣张跋扈了。这种性子那是会出事的,以后啊,还是要好生管教才行。”

是吧,你看么,撞人,而且还是在京都。京都是什么地方,那是皇城所在。不知有多少人在看着,盯着。他们窦家虽说是皇亲国戚,但荣耀的背后,也是一种牵绊。

别人骑马撞人,不过是管教不严,他们就不是了。他们这样做,那就是仗势欺人,就是藐视国法。

其实,也真是那样。

就在他骑马撞人没多久,就有一大波御史把一堆奏书放到了御案上。

不过让人意外得是,那位陛下,也就是杨坚并没有说什么,只是派了一个太监过来,说了一些话。

就这样,这事就这样过去了吗?

未免也太有点过分了。要知道,这事可大可小,要是被一些有心人利用了,谁知道还会搞出什么乱子来。

大隋才刚得天下,人心不服啊!

你说他的这种行为,摆明了就是不把老百姓当人看,摆明了就是在欺负人。

谁知道呢么,谁能清楚啊!

有句话说的特此好,帝王心思,神鬼莫测。这件事怎样处理才最好,杨坚心里难道不清楚。

肯定是清楚的,怎么能不清楚。他要是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清楚,那还混什么。可你说既然明白,他这又是为何。

就算不杀头,最起码也应该拉出来打一顿板子,安抚一下民心。

说白了,老百姓才是最容易哄骗的。他们哪里知道什么是公平,什么是合适。在他们心中,只要觉得恶人被惩罚了,也就可以了。

最简单,也是最难啊!

勋贵与百姓,孰轻孰重,自是一目了然。

一目了然,的确是一目了然。可就是如此一目了然的事,最后也是不了了之。

现在这都还没做什么,也就是随便说了几句话,怎么就变成了这样。

想不明白,是真的有些想不明白。

这有什么想不明白的,道理其实很简单的好不。

当年京都撞人不受惩罚,那是因为杨坚还需要这些勋贵的支持,现在天下已经逐渐安稳,有些事,有些话要是被有些人听了去,那可就有些不好讲了。

有些事当年可以,今日再去试试。不要说无罪脱身,能留下一条小命就不错了。

“叔,就算如此,那人还是不能,我……我不放心。”

虽然被那样对待了,但他还是没放弃,没放弃最初的想法。

“你这个小家伙有什么好不放心的,赶紧出去玩去。”

就在这时,一个人进来了。

最新小说: 我被困在同一天五百年 相爷夫人又作妖 王瑞自传 这名玩家超强却以德服人 重生九零:食神空间有点钱 剑武乾坤动星辰 罗布泊之咒第五季 我要做圣皇 网游之神箭修罗 全球登录时代